東坪,是唐朝皇室李氏家族后人的居住地,位于衢州市衢江區峽川鎮李澤(石屏)源東面,坐落于千里崗余脈的崇山峻嶺的高山上,為高山崗上的一塊小平地,從東坑口位置往上看,整個村莊宛如懸在空中一般。村的東側是村的后山,為一山岡,恰似全村的“靠山”,這是否預示著中國盛唐的“東山再起”?茂密的森林給村莊的人們提供了賴以生存的水源;村的南面是村頭,有著陡峭的山坡,但也是與外界的最近的出處;村的西面是村的前面也是險峻的山坡,生長著樹木、毛竹等山林植物;村的北面是村尾,是連綿起伏的山嶺。山上面有若干水塘水庫,自然也就有了層層梯田及可供水稻耕種的水田了,有山有田有林有糧,亦可滿足山民們的“小農”生活,有一處水源地名為“鹿塘水庫”,是先有“鹿塘”而后擴建為水庫的,可以想象,“鹿塘”,以仙鹿在此塘飲水而得名?這是否印證了“仙鹿銜靈芝”降福于此地的傳說?
  
  村莊內及村的周圍生長著令人垂涎三尺的紅柿子樹,近幾年來,每到秋天,直至深秋初冬,外地的人們便沖著這里的古道、紅柿,一路奔波到達東坪。恰逢值周末,山下的停車場停滿了各類小車,游人如織,男女老少皆棄車結伴,登山而行,而后又多為坐車沿公路返程。
  
  東坪的路有兩條。一條是盤山而上用青石的塊石片石砌筑而成的千年古道,歷史上為從李澤進村的唯一要道。另一條則是前幾年剛剛筑成的水泥路面的公路。千百年來,這一條古道將她與外界相連。而近十來年,一條公路又將她與外界緊緊相連。
  
  沿著南側山坡一面山體筑路,自然只能是盤旋而上了,筑造成道的山路陡峭而彎曲曲折、蜿蜒曲折,呈“之”字形向上攀伸,這條1500余米長、1200余步石階、2米左右寬度的大道直至村頭的拱門。沿著陡峭的山路拾階而上,千年參天古樟印證了道路的滄桑。古楓樹的落葉鋪就了古道的滿地金黃。古道兩旁古楓參天、風景清幽、泉水常長、細水流長。
  
  超過千步的古道,跨越了千年的歲月,經過代代人的修筑,依舊完好堅固,至于哪一塊是千年的石頭,哪一片是先人的手藝,已無需再去考證了,這路、這山、這水、這田、這地,這一方寶地保佑庇護了唐代李氏后人,一房又一房,一代又一代,同時見證了漸漸形成的李氏后人集聚的村寨,時至今日,仍護佑者80余戶近200人唐朝李氏的后人。
  
  東坪的路,條條都有故事。古道印著先人的腳步,鐫刻下一代代山民追求美好生活的夢。而公路卻筑就了現代人的中國夢。
  
  十多年前,國家開始實施鄉村康莊工程建設,東坪村人緊緊抓住這一歷史機遇,克服重重困難,從村莊北簏的崇山峻嶺中開辟出了一條新的公路。因為公路工程技術指標的要求及其他種種原因,新的公路起始點定在了村莊的村尾,北面的盤山水泥路面公路與南端的石砌古道遙相呼應。新的公路雖然與古道相比長度是古道的4倍,但他徹底打通了東坪村與外界的聯系,寬敞的公路給村民們帶來了人流,物流、信息流。這彎彎曲曲的山區公路,徹底結束了村民們肩挑背馱的歷史,從而使農家從此奔上了致富的康莊大道,農家樂、采摘游由此興起,農民們的腰包漸漸鼓了起來,新樓一棟接著一棟蓋了起來。
  
  當年,這條公路的建設還留下了一段有趣的故事。根據規定,上級對工程的撥款,需要對公路的各階段工程完成情況進行核實驗收。東坪村完成了路基的建設,在上水泥路面澆筑之前,需要對路基進行驗收核查,時間恰遇上半年雨季,路基雖然初筑完成,但路面泥濘不堪,車輛不能通行。于是驗收的一行人馬只得棄車登山,爬上村頭的古道,步行至村尾,對新建的公路路基進行核驗,這可能是“浙江沒有、衢州唯一”的一次公路驗收吧。
  
  古道,積聚了古人的勤勞智慧,令人贊嘆!公路,集聚了現代人能力和奮斗,更令人驚嘆。現代交通基礎設施,造就了當今的輝煌!
  
  路,本來是為了滿足人們的生產生活出行的需要而建的通道。現如今,人們的生活水平提高了,原來老路古道,還可以用來供外地人前來休閑、本地人創造財富的致富之路。
  
  東坪的路有兩條,一條通向歷史,一條通往未來。